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受暴妇女走出家暴阴影有多难

时间:2019-09-07 04:49: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5次

  2016年2月14日下午,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15号的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门口,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抱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儿不住地向楼里面张望。因为是周日没办法接访,在得知妇女因遭受家暴前来求助后,值班人员建议她拨打110报警。

  没等多久,附近派出所的警务人员接报赶来,妇女告诉他们自己常年被丈夫家暴,今天趁着丈夫不在家偷偷跑出来,想到妇联寻求帮助。警务人员得知妇女在北京没有亲戚,又身无分文,还带着个孩子,遂建议她去朝阳区救助站暂住。

  在警方的帮助下,妇女和小男孩儿于当晚八点住进了朝阳区救助站。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安抚妇女,让她先收拾着住下,答应第二天再联系妇联的人。让工作人员和妇女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四个小时,她的丈夫就找上了门。原来她的丈夫回到家找不到她,便向派出所报案,谎称自己的媳妇有精神病,带走两岁的孩子,担心他们的安危。通过派出所的联系统,很快找到两人的行踪。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感觉如果让妇女跟着男子回家恐有性命之忧,便坚决不放人,建议男子先让母子留下休息,有什么事第二天再说。

  第二天上午,男子重返,身旁还带着个十来岁的女孩儿,男子挥着拳头吼妇女跟他回家,否则就不离开。为了稳住男子的情绪,救助站工作人员不断地与男子周旋谈判,协商的结果是暂且让小儿子同男子回家,大女儿留下陪她。

  男子的离开并未让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有所松懈,从男子说话的语气、嚣张的态度,看来这件事光靠他们是解决不了的。于是,工作人员紧忙拨打寻求外援。

  当天下午,出现在妇女面前的除了北京市朝阳区妇女联合会的工作人员外,还有来自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的主任李莹。一群人坐下来,妇女缓缓讲起了自己的遭遇。

  妇女叫(化名),出生于1981年,山东招远人,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缺少父爱的她在2002年与丈夫(化名)结识,这个大她十岁的男人让她感觉分外受呵护,认识没多久他们便同居了。对的话十分听从,哪怕不到一个月就可以顺利毕业,只因的一句 一张纸有什么用 ,便抛下了一切跟着这个男人跑到了北京。

  第二年,生下了女儿,虽然两人还未领证,但是女儿的降生让不禁憧憬未来的幸福生活。但现实却来了个反转,两个月后,还在哺乳期的迎来的不是丈夫的嘘寒问暖而是他重重的拳头。因为还在喂奶,没有反抗,忍了下来,以为可能是丈夫偶然的冲动,不幸的是暴力的行为愈演愈烈。动辄对拳打脚踢,有时候觉得不解气甚至将她吊在暖气管上扒光了抽打;怕被外人看出伤痕,便用毛巾包着拳头砸她的头;为了不让她闪躲,用铁链将她拴在卫生间马桶上拿开水烫 2006年,无意中知晓在这之前有过一段婚姻,他与前妻育有一子,前妻是因家暴跟离的婚。虽然也说过要分手,换来的又是一顿恶打,威胁她,她要是敢走,不会放过她的母亲和弟弟。2008年,两人登记结婚,日子就这样难熬地过着。

  201 年生下了小儿子。儿子出生后,家暴的次数稍有减少,但是依旧控制着。办了精神残疾的 明提前退休,家里的花销全靠一个人负担,的工资、银行卡、身份证、、钥匙等个人财物、证件和通讯工具均被扣下。

  言语侮辱、咒骂、拳脚相向甚至当着孩子面对自己进行性暴力,回忆过去的1 年婚姻生活,留给她的只有满满伤痕。身体上的伤可以愈合,但是心里落下的疤会伴随她一生。她不是没有想过结束这样的日子,200 年开始,她四次逃跑,可很快就被找到。回到家,下手更狠。要是提离婚,丈夫便拿她的母亲和弟弟的性命威胁她。讲完自己的故事,双眼哭红,面前的这些人虽然陌生,但是将他们视作的救命稻草,她要离婚,她必须离婚!

  除了离婚的要求,还提到了打胎,这让李莹和妇联的人很惊讶,原来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一月份,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坚称孩子不是他的,认为外面有人,并对她进行人身控制。但据说,真正有外遇的是。为了以后的生活,她必须离开,于是2月14日当天,趁丈夫外出会情人,在大女儿的帮助下,抱着小儿子从房山区的出租房偷偷跑出。

  反家暴法实施天,北京首例保护令申请

  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作为社会组织,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承接朝阳区救助站的运营,所以2月15日接到救助站的后,李莹和中心的一名社工火速前往救助站。据社工为做的危险评估显示,处于高危环境,对于受暴人来说,生命安全重要,高危的评估结果意味着受害人需要被庇护,需将其与施暴人隔离。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也积极表示在处理离婚事宜期间愿意收留和她的女儿。在救助站安顿好后,源众的工作人员又对进行了需求评估 离婚诉讼的法律援助、人流手术、女儿转学安置、及女儿的心理辅导等工作需要一一进行。随后,李莹和源众的另一名志愿律师担任的辩护律师,开始对该案进行取证工作,包括跟的同事朋友邻居书面取证,搜集受伤的照片、报警的记录、医院开具的医疗证明等。

  2016年 月1日,在律师和护工的陪同下来到房山区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同时起诉离婚。虽然的案子有朝阳区妇联、房山区妇联和其他社会组织的支持,房山区法院也十分重视,但是在李莹看来,法院对反家暴法规定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理解还存在误区: 设置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意义在于保护受暴人的人身安全,防止施暴人进一步进行危害受暴人人身安全的行为,只要有发生危险的可能性,法院就应当依申请作出,但是现实中法院需要高证据度的条件才会发文。 的遭遇不仅有派出所的笔录、救助站的证明,还有朋友邻居的证言、女儿的证明,但是法院依然认为证据不足,不肯发保护令,在李莹的一再坚持下,法院说出了他们不肯发文的首要依据 身上没有伤。

  李莹努力解释: 身上的伤痕是会愈合的,现在身上没伤,不代表当事人没被家暴,有那么多证人证据可以证明。另外,我国反家暴法对家暴的定义不是仅限于身体暴力,还有精神暴力,现在天天去朝阳区救助站门口威胁,恶语相向,还扬言要杀她全家。怎么证据还不够呢?将伤痕作为家暴的证明标准根本不合理。 经过李莹的多次努力,终于拿到了人身安全保护令。但平静的日子仅仅持续了半个月,离婚诉讼开庭前夕,又经历了一次惊险。

  月28日离婚开庭当天,和女儿正式办理离站手续,搬出了救助站。就在开庭之前,在女儿和源众社工的陪同下在法院门口下车,三人刚立定不久,远处疾速驶来一辆无车牌的汽车,车上的人虽然戴着压低帽檐的棒球帽,但是和女儿一眼就认出了那人正是。二话不说上前紧紧拽住往车里拖,社工和女儿死死拽住大声呼喊求救。在两人的拼命阻拦下没有得逞,仓皇而逃。据后来跟的对话,当时的车上带有硫酸,这让三人后怕不已。

  当天下午,离婚心切的在法官的调解下与丈夫达成离婚协议,协议内容极不平等:女儿由抚养,儿子由抚养;房产、车以及大部分存款归所有;每月支付儿子抚养费600元。

  拯救受暴妇女为什么不容易?

  、的离婚协议中,在财产分割上的巨大让步使得李莹为其担心,但是告诉李莹: 李老师,我不能再等了!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只想和他离婚。只要能离开他,我认了! 像这样的受暴妇女几乎净身出户的案例,李莹碰到过很多。李莹告诉: 家暴的案子,如果法院认定了家暴情节,即便施暴方不同意离婚,依婚姻法规定法院也可判决离婚;但如果法院不认定家暴,施暴人当然不同意离婚,受暴妇女若想离婚只能调解,调解就意味着妥协、让步,很多人都是净身出户,除了财产上作出巨大让步,有的甚至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倘若法院在家暴事实认定证据上依旧过分严格,对被害人是非常不利的。

  与离婚后,源众对的援助告一段落,但是没想到调解当天那么坚决的不到半个月又回到了原先的家里。起初源众的工作人员出于回访的考虑联系,可是对方不接短信不回,这让李莹和同事很担心,几经周折联系到的女儿,女孩儿说妈妈回家了。出于担心,李莹接连不断地致电,几通后,接起大骂李莹和她的同事,用恶毒的语言诅咒她们。李莹用平静的语调让把给,要确认她的安全。告诉李莹,儿子生病了,她回来照看几天,她很好,没有打她。

  这样的转折并没有让李莹太惊讶,她告诉,据台湾的调查显示,一个受暴妇女平均需要 七进七出 才能彻底摆脱暴力环境。这就是受暴妇女特殊的心理状态 受暴妇女综合症的特点,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生活在恐惧之中,内心的煎熬和无助让她们觉得自己的丈夫只手遮天、无所不能,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能逃出他们的手心,这种特殊心理状态很难摆脱。

  当初拼命保护不被带走的社工是李莹的徒弟,她得知是这个结果,难过地对李莹说: 师傅,我觉得特挫败,我冒着生命危险,咱们这么费劲地帮助她,她还是回去了,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李莹安慰她: 不要失落,,就像医生治病不可能治好所有人,我们也没办法救出所有人;第二,决不是回到原点,她现在回去跟原来不同,她的老公知道她后面有很多力量支持她,她也知道今后面临暴力她该怎么做,就凭这点我们的工作没白费。

  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成立于2015年6月,是东城区家致力于家庭和社区发展和服务的社会组织,致力于保护妇女、儿童、老年人等弱势群体权益,并提供法律、心理、社工等各类服务,开展反对性别暴力的公众宣传教育。从成立至今,源众为受暴妇女儿童提供的咨询近千人次,包括190人次的法律援助案件。仅2017年受理的法律援助案件近20起,其中紧急案件有11起。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例有温州姚某以暴制暴杀夫案、百色助学创始人性侵女童案、章某被前夫咬掉鼻子重伤案、某市人大代表性侵女性未成年人案等。

  目前,源众发起的贫弱受暴妇女儿童综合性服务项目在腾讯公益乐捐平台上上线,等待九九公益日发起筹款。本次项目计划服务为期一年,共服务70人次左右。所筹善款将为贫弱受暴妇女儿童提供律师和心理咨询师的专业性综合支持服务,具体包括:公益法律服务,即为经济困难的受暴妇女儿童,链接专业律师资源,提供法律援助和服务,包括申请告诫令、人身安全保护令、代理离婚诉讼等;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帮助:为需要进行心理治疗的受暴妇女儿童(包括家暴目睹儿童)提供专业心理咨询和治疗所需费用,帮助他们摆脱暴力阴影。

  就像源众的一名社工所说: 愿我们能点起一盏灯,为处在黑暗中的人带去光和热。 希望我们面临家庭暴力不再冷漠,尽自己的一份力帮助受暴妇女和目睹儿童走出阴霾。源众也欢迎所有困境妇女儿童联系他们,倾其之力助他们逃出桎梏。

  (源众受暴妇女儿童法律帮助:)

奉节县手机网
手机知识
星座知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